手机版
微信
微博
| 广告服务
今日昆山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昆山 文史 » 磅礴灿烂的山水乐章

磅礴灿烂的山水乐章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1-05  来源:昆山日报
核心提示:侯北人的泼彩山水最初曾受张大千的影响启示,但特有的阅历和哲思禅悟,却使它独有雄阔的意格和斑斓的色彩。

荷花图

百梅草堂图

武陵幽居图

云台山

红霞云醉

秋到西山

江岸话别图

杜甫诗意图

记得好多年前我为编一本《近代书画市场辞典》收集资料,获知有位侨居美国的山水画家侯北人先生。当时见到一本书的黑白插图印的是侯北人的一幅《散花坞道中》,画虽印得很小,但其笔墨奔放,有股撼人心魄的气概。虽不知这位画家在海外市场行情如何,但凭直觉我觉得他应该进入辞典。从那时候起,我就隐隐抱着一个向往:不知道哪一天能够见到侯先生的山水画真迹?

真没有想到,2004年,侯北人美术馆竟会在江苏昆山市开馆。我不但如愿以偿目睹一大批侯北人的泼彩山水真迹,后来又因赵宗概馆长的介绍,我与90岁高龄的侯北人先生竟有了一次倾谈切磋的机缘。这更使我对他的高迈人品、璀璨画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过去登临黄山,印象颇深的是巨岭山脊上的四字刻石——“大块文章”。气势雄迈的大山水,其格通乎宇宙,其变幻之气创系于造化幽微。鸿蒙造化天地的磅礴变幻之气,以“大块文章”来概括最为贴切。而侯北人山水画之气概磅礴、色彩斑斓,正可以“大块文章”四字当之。要臻于此等境界,画家非有古人所云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人生历练和深邃的哲思禅悟不可。喜爱画画涂鸦是侯北人自童年起即萌生,且伴随他一生的痴梦。不过侯先生早年的生涯却是以文谋生,在抗战期间他写的散文与何其芳齐名。上世纪30年代他在北京邂逅黄宾虹,上世纪60年代侨居美国得遇张大千,人生的机缘激活了侯北人深埋心底的艺术幻梦。从驰骋文笔到驱遣丹青,其山水画由日渐蕴蓄积累到随性倾情而发,就好比清纯潺湲的溪涧流泻千里,终于奔赴蔚为壮观的大海。

侯北人的泼彩山水最初曾受张大千的影响启示,但特有的阅历和哲思禅悟,却使它独有雄阔的意格和斑斓的色彩。为什么中国传统的山水画重墨轻色,而西方的风景画却偏好色彩绚烂?这民族性的差异显然也与人特有的地域和气候带有关。我认识有位从印尼归来的画家,他画的抽象油画色彩斑斓绚烂令人惊奇,而他告诉我那正是印尼多火山地带大地、海洋和天空斑驳变幻的丰富色彩。冯其庸先生见了侯北人的山水画,立刻想起他在新疆见过色彩绚丽恍如仙山的山水,他进而感叹刘海粟和朱屺瞻没能到过新疆。我也曾到过新疆见过那股超越常轨、视觉绚烂异常的山水,故对冯其庸的说法深以为然。由此想到张大千创作的泼彩山水,肯定也有他晚年在海外所见斑斓山水造化的启迪。作为张大千的晚辈,侯北人在泼彩方面肯定受其影响,而侯的年龄使他行万里路周游天下山水所见的造化斑斓变幻,可能要比张大千更多。若论撷取世界各地瑰异山水造化灵光之丰,则他于大千或有过之焉。

侯北人的山水画气势磅礴开张,大开大合,不仅色彩瑰奇、气格博大,其大山水之格法与传统宋人山水之气局隐然相通。他作山水以独有的悟性由“格”生“意”,以“大块文章”的没骨法纵横涂抹,率意为之,遂令山水色墨交融,层层深厚,形色斑斓变幻而又时见灵奇。张大千之泼墨泼彩,多泼于林木植被之浓郁处,其山石骨体则多以勾皴为主;而侯北人之泼墨泼彩,连山石骨体亦以没骨为主,故其格体更见磅礴大气。论泼,写之骨肉停匀和精致幽微,侯北人与大千相较,或尤有未逮;而他迳以没骨泼彩之峻厚及幽深显示现山石骨体,更见色墨浅深、冷暖交映之斑斓变化,应为其独家特色。读其画如《苏轼诗意图》《落日秋蝉满四山》《湖山夕照图》《石涛诗意图》《夕阳满地一僧归》等,但见境界雄阔豪壮,一股苍茫斑斓之气扑面而来。其色墨之交融相映诚如石涛所云,乃于“浑沌中放出光明”,自出机杼地奏响一曲曲磅礴灿烂的山水乐章。

回顾画史,以往的传统中国画大多重墨轻色,偏重单纯的写意性而挤兑丰富的绘画性。近现代的中国画创新,不仅要求画家具备传统的写意修养,还需要对西画色彩和媒材质性有较为深入的探究,为何早年旅法的林凤眠、刘海粟和晚年旅居海外的张大千,其风格与国内大批画家迥异而能出人头地?又为何宋文治、何海霞和赖少其要到晚年才尝试色彩上的明显突破?除个人独有的天赋因素外,这显然也与他们对西方文化气候感染的早晚深浅有关。而在这点上,侯北人显然是得天独厚的。他原本有浓厚的中华文化素养,后来又长期侨居海外,对于天下的奇异山水和色彩媒材及西方现代抽象艺术,皆有着从容的感悟和探究。因而其独特画格的形成,与其独有的阅历和悟性应是密切相关的。

近现代的山水画取鉴于西画,参用明清以来阔笔挥写的大写意笔法,运用泼墨泼彩的没骨设色之法,突破了传统山水画勾写填色的工细青绿样式,打破了传统一贯固循于工笔或小写意的沉闷格局,在近现代替山水画增添浓墨重彩新格的寥寥数位名家之中,侯北人因长年居于海外,最不为国人所知。但他于用色画格的变化突破,却是最为大胆且丰富异常的。在其山水画中,随处可见色彩突破运用的灵光闪烁。尽管其中也难免尚有欠完美之作,但他在没骨泼彩运用上的特异视角、睥睨古今的胆魄,对于中国山水画今后走向现代灿烂之路,无疑具有启示作用。

侯北人先生原籍辽宁,并非是江苏人,而江苏省昆山市却独具慧眼,建立了以他名字命名的侯北人美术馆,遂使国内广大观众有机会欣赏到侯北人泼彩山水画的风采,这真可谓是国内画界的一桩奇人奇事。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侯北人泼彩山水画独具的艺术价值,一定会被国内越来越多的画界人士所认识。

■ 作者:舒士俊,原《朵云》《书与画》杂志编审、现北京画院客座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燕
 
[ 文化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文化点击排行
申请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微博

广告服务:0512-36889101|邮箱:kf@goldenshinetour.com

2012-2017 goldenshinetour.com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5500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