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微信
微博
| 广告服务
今日昆山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昆山 文史 » 气脉贯通 浑然天成

气脉贯通 浑然天成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1-05  来源:昆山日报

卡迈尔山麓深山隐士图(局部)

昆山侯北人美术馆藏有两幅傅抱石精品,一幅是《读碑图》,另一幅则是《深山隐士图》。前一幅画是傅抱石人物画中较为罕见的图式,是傅抱石以自己的方式拟古之作,是对宋代李成、王晓合作《读碑窠石图》最佳的诠释和理解,反映了傅抱石在其著名的《壬午重庆画展自序》中提及的四类绘画主要来源的第四条“全部或部分地临摹古人之作”。为此,傅抱石纪念馆原馆长徐善先生曾撰文《傅抱石〈读碑图〉又见》,这里不再赘述。而同样是在此阶段创作的《深山隐士图》则充分体现了傅抱石自己归纳的四类绘画题材来源的第一条“撷取大自然的某一部分,作画面的主题”。众所周知,民国时期的傅抱石山水画风逐渐走向成熟乃至高峰,形成特有的傅派山水面貌及自成体系的审美趣味。侯北人美术馆能同时收藏到两幅民国时期傅抱石艺术高峰的精品,真应感谢侯北人老先生的慷慨与气量,为大陆观者留下一笔弥足珍贵的艺术财富。

《深山隐士图》为纸本设色,纵 109 厘米,横 61 厘米,题款“新喻傅抱石病中遣兴,时丙戌初秋也”。四枚印章 :朱文长方印“傅”、白文“抱石私印”、朱文正方印“代山川而言也”、朱文“往往醉后”。据叶宗镐《傅抱石年谱》记载,傅抱石在 1946 年 10 月“奉命复员,全家乘飞机东下回南京,仍执教中央大学艺术系”。而从此画题款可知为“丙戌初秋”时作,当在八九月间。此时是傅抱石在重庆金刚坡的最后阶段,也是其艺术日臻成熟、声名鹊起的时期。尽管题跋中有“病中”一语,但从画面看却是笔墨纵横、酣畅淋漓,有横扫千军之气,绝无气短羸弱病态,倒是很符合此阶段傅抱石以画“遣兴”的心境。如同年 8 月作《醉僧图》题款有“丙戌立秋前,傅抱石遣兴”。同年 9 月作《红雨》图轴,题款有“丙戌秋仲,成都归来遣兴,抱石重庆西郊金刚坡下山斋并记”。此时的傅抱石处于艺术生命的高峰期,个人风格的成熟与社会的认可度都在此时获得极大地提升,由此带来的自信从其这一阶段的画作中均可见到,这幅《深山隐士图》便是很好的例证。

熟悉傅抱石的人都对他纵笔横扫的散锋笔法印象深刻,特别是他那种“无法乃为至法”的气度深得石涛神髓,沉着痛快的笔墨浑然统一在整体的画面中,一扫清末四王余脉的山水“馆阁体”,突破传统中国画的桎梏而不远离传统笔墨的精神圭臬。这是傅抱石高明之处,也是其获得美术史地位的重要因素。与之相比,后来学习傅抱石的画家,往往缺少傅抱石全面的、综合性的修养而陷入傅抱石图式带来的程式化套路,形似“抱石皴”而神不得,亦缺少傅抱石不羁的情怀和豪迈的胆气。《深山隐士图》充分展示傅抱石独具个性的山石皴法,看似不加修饰的横涂纵抹,笔锋游走在水墨淋漓的轨迹中,有时还会浮现有些邋遢的水渍墨点。这种看似不经意的描绘体现了画家精心的经营与深厚的功力。山中的瀑布仅仅是几条空白,细微处略微勾勒以示形态、流向,实际上为山体透气、活眼。前面几块浓墨黑石上几条横竖墨线表现出浓郁沉厚的松林,林下草棚水榭里两位高士对坐,似畅谈,又似密语,寥寥数笔却让画面呈现出道骨仙风、流水清音的超然意境,令人心驰神往、沁人心脾。通过此画, 我认为观画者不应纠结于傅抱石技巧上如何的娴熟与精湛,更应看重他在运用笔墨语言表达心性、抒发情怀时的那种自由与豪迈,而这种“大笔头”山水是建立在其深厚艺术修养与思想见识基础上的,保证他放纵恣肆的笔墨不会滑向粗野无法、低俗不堪的底端。这是很多后来者学习傅抱石难以企及的地方,是那些亦步亦趋临仿者百思不解、苦学不得之处,即缺失傅抱石的“画外功夫”。傅抱石曾讲过 :“我已说过,我对画是一个正在虔诚探求的人,又说过,我比较富于史的癖嗜。”因此,关注傅抱石绝不能仅仅限于画面所呈现的图式、现象,更应该深刻地理解画面背后所包涵的丰富的艺术讯息和内在的审美追求。就《深山隐士图》来说,可能在技巧层面的高度并非傅抱石的最巅峰,画面本身没有我们常看到的五六十年代傅抱石山水典型样式:精微与雄浑并举,对时代风貌收放自如的表现和颂扬讴歌式的大山大水。但此画难能可贵的是它处于傅抱石成熟的初期,画在“生”与“熟”之间,其沉郁浓重的高古之气表达了此时傅抱石对传统的敬畏、对创新的渴求、对个性的坚定。当我们近距离欣赏《深山隐士图》时,除了右下角精微鲜活的人物及屋宇亭榭,几乎寻不见具象细致的刻画,甚至松林也是寥寥几笔,意思而已。而退后几步,笔墨焕然,似乎表现出极为丰富的景致:松风阵阵、流水潺潺、高山峻拔、飞泉叠瀑……全画气脉贯通、浑然天成,形成有机的整体,绝无突兀之处。正如傅抱石自己所言 :“我心目中的一幅画,是一个有机体。”而他的高明就在于“在画面上,若感觉已到了恰如其分的时候,我便勒住笔锋,徘徊一下,可以止则就此中止。……我只求我心目中想表现的某境界有适当的表出,就认为这一画面已经获得了它应该存在的理由”。这才是一位画家真正的心灵袒露与情感释放,没有更多艺术本体之外的衍生品、附着物。我深深执迷于傅抱石这一时期的山水,每当见到《深山隐士图》 便仿佛看到傅先生挥笔疾书的情景,感受到那份至真至纯的艺术虔诚,不由得让人心生敬意。从这幅画中可以“以一斑而窥全豹”,理解后世藏家对金刚坡时期的傅抱石山水极度珍视,甚至狂热的藏购是有固然之理的。希望更多后来观者能从《深山隐士图》中读懂傅抱石,读出傅抱石更多的个中滋味。这味道即是艺术家最本真的成色。

■ 作者:黄戈,江苏省国画院副研究员、傅抱石纪念馆馆长助理。

 
  责任编辑:朱燕
 
[ 文化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文化点击排行
申请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微博

广告服务:0512-36889101|邮箱:kf@goldenshinetour.com

2012-2017 goldenshinetour.com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55001号-2